bwin和必發_與青春有關的日子

2019年12月08日 編輯: 來源:中國物通網

奔跑在午後的田野,極目遠望是金色的海洋,麥子隨風起伏。輕略過手臂,是無限的欣喜,陽光抖落在肩頭,掉落在眼眸,輕輕哼著一個古老的調子,徘徊在天地……
  這就是青春,在那些青春的日子裏,bwin和必發們會幻想,會遠望,會在晴天的日子裏張揚,在雨天的日子裏惆怅。不知道在哪一年翻動了某些從前,又會在瞬間黯然神傷,那些與青春有關的日子不驚豔,不輝煌卻著實絢爛,輕狂。
  青春如同倒在掌心的水,無論你攤開還是緊握,它終究還是會從指縫中一滴一滴淌幹淨。青春的日子裏,是誰曾經彷徨?又是誰曾經在青春的日子裏沉淪?90後的我們青春的日子裏寫有寂寞,寂寞未央,不過是渴望一顆糖,一顆浸潤心田的糖;不過渴望一個微笑,一個溫暖回憶的微笑;不過渴望一片天地,一片讓我們振翅翺翔的天地。當時年少青衫薄,騎馬倚斜橋,天地任逍遙。啊!那些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寫滿了幻想,寫滿了渴望……
  年光流不盡,東去水聲長。青春的日子裏許多夢想支離破碎,許多故事曲終人散,許多結局意料之外。可我們從不放棄,從未氣餒。跑不動就走著,走過青春的蒼翠年華。青春的日子裏陽光的味道迥異,總是幻想在這樣的陽光裏,站在青春的盡頭,扯一陣風把自己送回起點,再走一次這青春的日子。
  有人說原以爲青春的日子那樣綿長,可以地老可以天荒,到頭來卻發現它是如此短暫,轉瞬即逝。青春的日子有人讓它隨時間褪色,曆經無數心酸挫折,然後抱怨沉淪,青春隨即消失殆盡。可我們蓬勃,我們朝氣,我們向上,我們知道要永遠無悔于青春。我們知道只要有一顆青春的心,那些青春的日子就如同字典,從來都是天長挨著地久,地老連著天荒。縱然有一天蒼老至耄耋,三千青絲也如雪般滄桑,也沒有抱怨沉淪,因爲這些如此炙熱的青春。啊!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啊……
  蓦然回首,輕輕的問自己,多年以後,還記得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嗎?
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?
再讀納蘭性德這句詞的時候,已經到了忘記花開的年齡。慢慢地,就把腳步放緩;堆疊了一桌的電影似的膠片。陽光折射,打斷了;笑了,那個藏在陽光背後的我。
用不了多久,桌上的膠片會被時光殘蝕成淡黃色。這顔色,總會讓我們不自覺地忽略底片以及底片中的人或事。直到再也沒理由去吝啬,那淚珠。
時間似乎從沒有被逆轉過,所以我也無法回到十五歲的那個大雪紛飛的冬天……
無心的,瞬間地。
那年冬天的小城,被大片大片的雪覆蓋著。我在一個角落裏偷偷地說唱《同桌的你》,而那個同桌的她,行走在消逝中。我隱約中,似乎看到了,或許沒有看全,甚至是根本沒有看到。那條紅色圍巾,消失在小城的一個角落中。
畢業那年的春天,過得很快。花香飄過的時候,自己權當那是一種誘人的毒品,怕上瘾,所以拒絕。
我不知道該用什麽樣的字詞,去描繪時間這個抽象的概念。那年自己不止一次,沖如春天的細雨中,背著小城偷偷地哭泣。
而在後來的詩句中,喜歡把自己僞裝成手拿白色油桐傘的少年。氣定神閑,浪漫無邊。
陳說,夏天會治好一切傷痛。我一邊被安慰,一邊遙望夏天。濃蔭下的我們,會慢慢地學會忘記嗎?
紙巾擦幹了汗水,淚卻背著我偷偷流進胃裏。
原來夏,是一種傳說;我們畢業了,傳說卻始終沒有來臨,更沒有發生。所有的所有,真的在這個夏天之後,就會悄無聲息嗎?我們的我們,是否真的把自己隱藏在一個小城的角落,讓彼此都再也找不到彼此嗎?
不發生,就是最好的發生嗎?
如果這一切是真的,那屬于我的紅色圍巾呢?是不是在那場大雪之後,就再也不會回來?
一直以來,我認爲小城不是美好的,卻也不是殘忍的。如今我卻要,強忍著淚去恨上這座我心愛的城。
我在塌陷了一半的城牆上,放聲的哭泣;仲夏的夕陽攜著風撫摸著bwin和必發。
殘忍中,漸漸睡去。

原創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相關文章 ARTICLE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