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asis|日本印象

2019年12月08日 編輯: 來源:東奧會計在線

小時候,oasis們一群玩伴整日的玩在一起,沒有心機、沒有目的的玩耍。那時候,你是你,我是我。

我的名字叫張晔,而把我的名拆開就是“日”和“華”,這不就意味著日本與中華嗎?所以也許是天生就和日本有緣吧,我在10歲時就去過日本。而在這個美麗的夏天,我又有幸成爲中日友好訪問團的一員,時隔6年,再次來到日本進行友好交流。

日本是個古老與現代很好結合的國家,這點在石川縣尤爲突出,我們在看到日本在很好的保留古代遺志,繼承古代文化的同時,也在飛速地發展,積極吸收外來文化。我們也看到了這個與我們中國一衣帶水的國土上,還是有許多和我們祖國相似的文化和建築,由此可見,日本和中國的友好是曆史悠久的,並一定會繼續下去,直到永遠。

相隔的年歲,失去了純真的感情,換作了麻木的情感。我們從對方身上各取所求,尋找對自己有利的“線索”,卑微的活在別人之下。雨果的《巴黎聖母院》主人公伽西莫多,他是束縛于教皇之下的“奴人”,他也就是教皇的影子,他沒有情感、沒有思想。可世事無人通曉,他用眼淚找回了自我,換取了真知。他從麻木到人性,經曆了人性的考驗,最終做到回自己,擺脫了權威的束縛。這漫長的過程需要等待、需要我們的堅持,只有經曆了那些,我們才能做自己。

一個人經曆的事越多,膽子也就越小,所以趁著年輕,勇敢的大步向前,沒有所謂的害怕,那不存在于我們的字典中。現時代,我們要的就是大膽張揚,不要再繃緊著神經大條。做自己沒什麽不好,至少那會讓我們明白我們所需要的是什麽,真正屬于我們的不僅限有“他們”給我們的什麽跟什麽。

日本的景色令人陶醉,無論是日本三大名園之一的兼六園,雄偉的木制結構城堡―金澤城,還是清水寺,金閣寺,都給我留下了極爲深刻的印象。盡管沒有去富士山,沒有看到櫻花,但也沒有遺憾,我已看到了日本最美的一面。

年幼時,我們無法擺脫權威的束縛,因爲那時的我們沒有能力,可現在,不要再被動的接受命運的安排,請大膽地站起身來,迎著那一輪初升的太陽,找回自己久違的身影。我們有權做自己,有資格活出自我,也許那需要勇氣、需要時間,沒關系,你還有時間可以揮霍,但那並不是無休止的等待,我們要尋求好的時機,無所畏懼的迎合自己,活出自己。

從剛下飛機開始,就被日本人的友好感動著,無微不至的服務,臉上洋溢的笑容,親切甜美的聲音都在打動著我的心。中國人提起日本總有微妙的感覺,而我已經被徹底地感動了,在home stay的過程中,這種感動由爲強烈,主人熱情的招待,還帶我們去曆史博物館,送給我們精美的禮物,並和oasis們雖然有點吃力但十分快樂地互相交流。

小時候去日本的記憶已漸漸模糊,此次訪日,依舊帶著好奇,懷著欣喜,期待著別樣的旅程。

原創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相關文章 ARTICLE
2001